手機新聞網廣告服務網站留言網站建設  
聊城新聞網

小伙應聘賣醫療耗材 出差住在衛生院被賣腎(圖)

http://www.vsmyq.club 2011-09-18 09:30:34 來源:新華報業網-揚子晚報 評論查看
昨天,小海向法援工作人員咨詢求助。 曉昕 攝  網上曾流傳一個恐怖故事:一小伙參加狂歡派對,次日早上醒來發現躺在賓館浴缸里,一旁留話給他:腎已摘除,報警。小伙驚恐之余報警,自己的腎確實已被不法分子偷偷摘

W020110918246444368557.jpg

昨天,小海向法援工作人員咨詢求助。 曉昕 攝

  網上曾流傳一個恐怖故事:一小伙參加狂歡派對,次日早上醒來發現躺在賓館浴缸里,一旁留話給他:腎已摘除,報警。小伙驚恐之余報警,自己的腎確實已被不法分子偷偷摘掉了。25歲的小海也經歷了類似的“腎摘除”,操盤者竟是他應聘公司的“老板”。昨天,小海來到南京市雨花臺區法律援助中心,就他所遭受的巨大傷害尋求法律幫助。他向記者介紹了那不堪回首的丟腎經過,由此揭開“老板”步步設局非法買賣器官的黑幕。

  通訊員 汪晨 本報記者 魏曉昕

  【地點:南京】

  一小伙被高薪吸引應聘醫療銷售

  小海曾是個陽光小伙,對生活充滿期待。去年專科畢業后,學醫的他遠離西北老家,在廈門一家醫療器械公司打工。找工作時,小海在智聯招聘網上發布了求職信息,2010年7月,他的郵箱里收到一封郵件,是南京一家醫療器械銷售公司發來的,聲稱他們公司做醫療器械耗材生意,正在招聘專業人員,底薪3000元,包食宿,另有銷售提成。小海被優厚的待遇所吸引,和招聘方聯系后,當天從廈門轉道上海連夜趕到南京。抵達南京后,小海打電話給醫療器械公司老總王金說自己到了,王總讓他坐地鐵到安德門,公司派車到地鐵站接他。

  小海在安德門上了公司來接站的車,被直接帶到公司位于附近鐵心橋的一小區公寓。此時已是深夜11點多,公司里還住著數位員工,大伙簡單打了個招呼,小海就洗漱一番就寢了。公司是個三居室的公寓,小海覺得現在很多公司都在小區租房辦公,因此也沒覺得有啥不正常的。案發后小海回憶,第二天醒來發現有數位同事住在公司里,公司也不像個辦公的樣子,對此王總解釋公司正在籌辦中,他們的任務就是看資料,并熟悉南京的醫院、交通等狀況。

  (揭開謎團:案發后小海醒悟,王金是以公司為幌子掩蓋其犯罪目的,事后他回想起來,公司里沒有懸掛營業執照,公司所打旗號“南京杰傲醫療器械銷售有限公司”,經上網查詢根本不存在。王金就是利用他們找工作心切的心理,以優厚的報酬讓他們一步步落入圈套。)

  【地點:南京】

  繁瑣的入職體檢,檢測費高達5000元

  到公司第二天,小海就被安排去體檢。“我被帶到鼓樓醫院和中大醫院去體檢,當時覺得剛入職體檢很正常,只是體檢的科目比較多,好像還有一項ECT,比一般常規體檢復雜。”

  小海回憶說,當時公司有求職者七八個人,由于人員進出頻繁,彼此交流不是特別多,平時大家在公司學習資料,間或跟著老板出去跑一跑,要要賬、吃吃飯什么的。同事中有個東北小伙張洋,中秋節前后突然消失了,小海問張洋哪兒去了,老板王金說小張出去跑業務了,張洋跑得不錯,將給公司帶來大筆收入。

  此后不久,王金帶著小海去收賬,在湖南路一家銀行,有人支付了35萬元,其中20萬付給醫院,4萬元打到張洋賬上,王金得11萬。當天晚上,王金找小海談話:你知道我們是干什么的了吧,今天你也看到了,小張做得不錯。小海當時沒怎么反應過來,隱隱約約猜到是賣腎,但沒把這事往自己身上聯想,心想再怎么著也輪不到他頭上。老板王金“交底”的當晚,還帶小海去浴室洗了個澡。

  (揭開謎團:小海事后才知道,他那入職體檢是專門針對腎摘除而進行的,費用高達5000多元。而在湖南路銀行付賬的人,就是腎臟的買家,20萬給了手術醫院。收賬當晚,王金帶他洗澡是假,給買家看人是真,這是王金安排的與買家家屬的暗中見面會。)

  【地點:徐州】

  被派出差卻住在衛生院,一夜間丟了腎

  2010年10月下旬,小海把張洋從醫院接回來,隨即被老板通知出差去徐州。此前王金帶小海去了趟徐州談生意,但沒讓他參加,小海一個人呆在賓館里,其間有老板的兩個朋友上門探望。此番去徐州,小海也沒多想,老板再次“交底”,你身體合格,我也不跟你繞彎子了,你的體檢信息和身份資料全傳到徐州了。小海當時想跑,怎奈身份證被老板扣著,王金手下還有四個馬仔看著他,他無奈被帶到徐州。

  小海當晚被帶到徐州一偏僻城鄉接合部,那里連賓館都沒有,直接住進醫院。他只聽到王金說了句“全都安排好了”,就再也見不到他了。當晚,護士給他端來一杯水,他喝下便昏睡過去。第二天早上醒來,感覺身體正在縫合,“我知道自己的一只腎沒了,心里特恐怖。當時插著呼吸機,手腳被捆,人側臥著,但意識漸漸清醒,想喊卻說不出話來,感覺特無助。”回憶當時手術的情形,小海至今心有余悸。

  手術當晚,麻藥藥效過去,小海忍受著巨大的疼痛,讓他更加難以忍受的,是無助的煎熬。“這簡陋的醫院里不認識一個人,我一個人住一間大病房,整個三樓也就我一個人住,感覺真像恐怖電影里的鏡頭,說難聽點好像在屠宰場。”

  (揭開謎團:小海事后才搞明白,第一次出差徐州,到賓館探望王金的客人,其實就是去看他的買家,老板還暗中用他的身份證辦了張銀行卡,手術后往卡里打點錢算是報酬,這手術他根本不同意也沒簽字,他詢問院方,給他的回復都是家屬簽字同意的,其實是王金一手操辦“全都安排好了”。)

  【地點:徐州】

  老板借口“拓展業務”把他支回老家

  小海在這家徐州市九里區火花社區衛生服務中心(又叫火花醫院)做完手術,再也見不到王金。他唯一與外界的聯系,就是自己的手機。術后不久,他收到王金發來的短信:我拿你3萬用一下,枕頭下的卡里還有3萬,用你名字辦的。

  短信還附有銀行卡密碼,小海聯系不上王金,提出要見衛生院院長,護士說院長出差了。小海無奈,只得給同事小徐打電話,請他到徐州接自己回南京,小徐不愿到徐州,并告訴小海:不瞞你說,我也剛做過這個手術,體力不支。

  過了幾日,護士長告訴小海,你的醫藥費用完了。小海再次致電小徐幫忙,小徐趕到徐州接小海出院。當時他沒有身份證,還是借了別人的證件坐動車回南京的。回到南京,王金從公司消失了,好不容易打通他電話,他回話說最近很忙回不來,讓小海先回老家去,公司準備在西北辦個分部,到時候請小海負責分部的業務。王金還特別關照,那筆錢等小海回老家后還給他。

  (揭開謎團:小海事后得知,當時公司的七八個人,全都做了摘腎手術,王金手下的馬仔,也有做了手術后留下來給他干活的。王金所稱公司打算開分部,完全是想騙自己回老家,他早就打算好了,待小海他們識破騙局,他再遠程把承租的公寓房也退了。)

  【地點:西北老家】

  和其他兩同事聊起才知受騙

  小海當時還信以為真,根據王金的吩咐,帶著小徐、張洋回到西北老家打算“開拓市場”。三人在一塊聊起來,都有相同的手術摘腎經歷,也都被老板王金“借錢”,小海當即意識到受騙了,果斷和同伴相約返回南京。

  抵達南京還沒到公司,小海試探地打了王金的電話,王金很警覺問他在不在老家,小海為穩住老板說還在老家。三人直奔公司,幾個馬仔似乎得到老板吩咐,正在收拾東西準備逃跑,并拒絕開門。張洋一腳踹開公司大門,小海讓馬仔打電話給王金,讓老板趕緊回來,不然對他的手下不客氣,或者去報警。王金滿不在乎地說,那你去報警好了。幾個馬仔見勢不妙,連夜逃跑了,小海等三人向雨花臺警方報了案,將公司電腦以及資料交給警方。

  由于手術后身體虛弱,小海于冬天到南方打工,其間他更換了手機號碼,今年7月,好久沒上QQ的他打開電腦,收到南京雨花臺警方的一條留言:你的案子有進展了。他聞訊趕到南京,配合警方調查案情。

  (揭開謎團:王金所謂的公司,也玩傳銷那一套,先是扣留“員工”身份證,還雇用馬仔看管監控,阻隔“員工”間的交流。王金還采取所謂的“交底”,以看似明示的方式,造成受害者明知并同意的假象,以掩蓋其坑騙的本質。)

  小伙不愿家人知道

  留寧打工求助法援

  小海為等案件結果,留在南京打工,老板不知道他的這段經歷,但見他身體虛弱,還時常發燒,對他比較照顧。小海昨天告訴記者,他怕和家人見面、怕他們知道自己的遭遇。以前自己身體很棒,現在大不如前,尤其腰部時常感到酸痛,長時間站立會覺得要倒下,還有一個明顯的變化,就是記憶力衰退,估計是那家簡陋衛生院麻醉造成的。9月初,小海看到電視上一檔法律援助的新聞,于是慕名來到雨花臺區法援中心求助。記者獲悉,王金因涉嫌非法經營罪已被雨花臺檢方批捕,徐州那家衛生院的相關負責人也被當地警方處理。法援律師已著手為小海主張損害賠償的權利。

  律師觀點:法援律師黨明林分析此案認為,王金作案時,刑法修正案(八)尚未實施,根據刑法從舊從輕的原則,修正案(八)中有關非法買賣器官的罪名對王金難以適用,因此王金目前涉嫌的罪名為非法經營。對于受害者小海而言,他可就自己所受到的人身損害主張權利,侵權責任方王金、徐州那家衛生院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。(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

  鏈接

  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:刑法修正案(八)草案規定:組織他人出賣人體器官,未經本人同意摘取其器官的,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處罰金;情節嚴重的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,并處罰金或沒收財產。

  非法經營罪:違反國家規定,非法經營情節嚴重的,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,并處或者單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;情節特別嚴重的,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,并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沒收財產。

責任編輯:侯明明
來頂一下
近回首頁
返回首頁
上一篇:徐悲鴻7000萬畫作疑為中央美院學生習作
下一篇:下面沒有鏈接了
評論】【打印】【 】【關閉】【進入論壇
更多關于 應聘,醫療耗材,腎 的新聞:

評論內容: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。 已有位網友發表了評論,點擊查看

用戶名:   密碼:   驗證碼:  
 匿名  還不是會員?請注冊

聊城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 • 聊城新聞網是聊城日報社所屬《聊城日報》、《聊城晚報》刊登新聞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權使用單位,上述作品電子版的版權均為聊城新聞網所有,嚴禁任何網站擅自轉載或盜用。
  • 任何網站轉載聊城新聞網作品,需事先征得本網書面授權,并注明“來源:聊城新聞網,作者□□□”等字樣。
  • 截止今日,聊城新聞網沒有書面授權任何網站轉載使用本網作品。
  • 近期發現聊城若干網站擅自盜用聊城新聞網發布的新聞報道、照片、視頻等。為此,特鄭重聲明:凡轉載聊城新聞網作品的網站,務必于三日內將本網作品撤除,并保證以后不再轉載,否則我們將追究法律責任

聊城新聞網電話:0635-2921007
常年法律顧問:馬鎮律師

| ||
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
河内5分彩平台推荐 二组平特四肖连 山东11选5开奖结 股票交易时间 新疆11选5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大地棋牌官方推荐下载站 JJ大众麻将技巧 福建22选5浙江风采 球琛网篮球即时比分网比 140期开什么平特肖 山水云南麻将老版本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 富贵棋牌怎么样 秒速飞艇计划app 中国对参加世界杯比分 股票在线理财